新闻是有分量的

“侨”这四十年:从湘江之子到加中白水交流之纽带

2018-09-29 16:10 栏目:澳门星际网址

  201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四十年来,广大海外侨胞是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来华投资的先行者和主力军,是中国面向全球、扩大开放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可以说,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取得的伟大成就中,华侨华人功不可没。

  “‘侨’这四十年”主题征文活动启动后,海内外投稿纷至沓来。即日起,一篇篇佳作将陆续刊出,展现华侨华人与中国同行的四十年。

——编者按

从湘江之子,到加中白水交流之纽带

文/叔丁  图/水哥

  几十年前的湘江,江心一个无人的小沙洲,一个长着一对澄澈的大眼睛,有着富于活力的麦色皮肤的少年在嬉水。只见他一次次快活地跳入湘江的怀抱,有时从小小木排之上,有时从全速开往上游的轮船之尾。他长憋一口气从水底悠闲地往水面上观看:一口圆圆的天空明艳高远,偶尔有翻着白肚皮的鱼儿游过来凑趣。天色将晚,他和小伙伴们的的确良短裤——那个时代的“速干”衣——早已被太阳晒干,父母全然不知他们这一天水中的惊险,他们可以若无其事地回家吃饭了。十余年后,长大的少年在橘子洲头玩滑水、帆板,数不尽的水趣,融于大自然的愉悦。

图一:水哥和白水皮划艇。
水哥和白水皮划艇。

  而今,这位曾经在湘江边儿跳水,橘子洲头玩帆板的少年,定居在加拿大渥太华,是渥太华华人滑雪和户外俱乐部(Ottawa Chinese Ski and Outdoor Club)的创建人和负责人,是高山滑雪教练和白水(whitewater)皮划艇教练。他在热爱户外活动的华人社区中家喻户晓,大家都亲切地称之为“水哥”。2018年8月,身为加拿大白水漂流的资深专业人士,水哥怀着对华夏文明的眷恋,对长江母亲河的热爱,带领加拿大和中国两地的11位勇士,不畏高山反应和风雨雷电的挑战和试炼,首次成功完成独木舟漂流长江源。此次漂流始于长江第一峡谷烟瘴挂的入口处,终于曲麻莱通天河大桥,总共326公里的漂流航程,为期6天。

  2000年,改革开放卓见成效,中国与海外接轨,国际交流蓬勃发展。水哥带着水嫂和九个月大的儿子小水,满载着对美洲新世界的好奇,通过技术移民来到加拿大,定居在首都渥太华。从小乐水的水哥惊喜发现,这个安逸舒适的加国首都周围,湖泊星罗棋布,河流纵横起落,竟然是玩水的天堂所在。在漫长的冬天,水哥一直在研究渥太华附近Gatineau Park的划船野营地图,跃跃欲试。在夏天来临之前,水哥花750加元买了一条长17英尺、重80磅的铝制独木舟。帆板是一个人的逍遥,而独木舟则是一家人的快乐。从此,水哥、水嫂和小水,一家三口开始探寻独木舟野营的乐趣。

  那一年的加拿大国庆节长周末,水哥和另外两家朋友共四条船,计划去阿冈昆省立公园做一次三天独木舟野营。三天内需穿越三个湖泊,中间两处“水陆联运”(portage)。

  初次尝试总是笑料百出。每家人都带了太多的食物,烤鸡腿、鸡翅,甚至大米,车子早已物满为患。没有正规的防水袋,船里堆满了替代防水袋的垃圾袋,还被人误以为是来湖里捡垃圾的义工。作为独木舟野营新手,他们还犯了个自以为是的错误。第一个链接两湖的portage在溪流旁边,停船点在溪流出口。他们以为明明还可以沿着溪流再划进去不短的距离,为何别人非在停船点就早早下来呢?他们自作聪明地往里多划了一段,以为抄了近路。后来划了很久才发现溪流变浅船不能再划,只好趟着溪流抬船走。溪流很长,原计划半小时的水陆联运花了他们三四个小时。等到历尽千辛万苦抬船到了下一个湖,天色已晚,只好就地扎营,不敢再继续。原定的路线不可能在三天内完成,只能原路退回。

  失败是成功之母,千里之湖始于船前。多次湖中平水划船野营之后,水哥和朋友们开始挑战河流的白水激流。有一次在渥太华向北三小时车程的Gens De Terre河中,经过几次河流漂流的水哥和朋友们踌躇满志。水哥船上坐着自己、水嫂、小水还有一位朋友的太太。结果在过一个小激流之前进洄水的时候,大意失荆州,船超载而翻。朋友的太太不会游泳,落水之后恐慌之极,面无人色。水哥赶快先把她推上岸,才回头再去捞在洄水里漂着的水嫂和小水,以及船和船上装载物资。

  漂流有惊险,但绝对有惊艳,更有无限的享受。距渥太华往西两小时车程的Madawaska河的白水地图上有这样一句话:“一些人对这条河是如此熟悉,以至于可以借着月光去漂流”。首次看到这句话的水哥很震撼,而以后一次又一次的漂流经历让他更深体会到这句话的寓意。白水漂流之乐,使人欲罢不能,情不自禁。

  独木舟起源于加拿大,是加拿大的一个独特标志。最早的欧洲探险者来到加拿大发现,自己的笨重海船很难在这里的湖泊河流中自如划行和陆地搬运,他们明智地接纳采用了原住民的轻便而不乏容量的独木舟。水哥的独木舟技术是自学的,主要受益于比尔·梅森(Bill Mason)——加拿大的自然主义者、作家和画家——的独木舟纪录片。水哥的微信名“waterwalker(水行者)”正是出自他的一部独木舟影片的片名。而在学习白水皮划艇时,水哥意识到系统学习和专业训练的重要性。2003年水哥在卡尔顿大学游泳池上了三次课,并于最后一次课上在15分钟之内成功练就了爱斯基摩翻滚。跳水少年的水性天分令人折服。后来水哥又在多伦多的安大略湖练习了两个夏天的翻滚,重返渥太华之后,加入当地一个白水俱乐部训练,皮划艇技艺突飞猛进。渥太华华人滑雪和户外俱乐部在水哥带领下,在一群热爱户外运动的华人支持下逐渐成长壮大起来。水哥不仅取得了加拿大滑雪教练协会(CSIA)的滑雪教练资格,而且考取了加拿大划船组织(Paddle Canada)的白水皮划艇教练资格,在俱乐部冬天教滑雪,夏天教皮划艇和独木舟。每年夏天,水哥都会组织各种规模的独木舟平水和白水划船野营,深受社区欢迎。

  水哥一家都是爱水之人。小水三岁就跟随爸爸妈妈去划船,八九岁时开始参加激流回旋训练。天赋极高的小水,不久就在同龄的孩子中脱颖而出。几年之后他连获两届少年组全国冠军,还代表国家队去墨西哥参加了泛美运动会的预选赛。水哥水嫂的小儿子小小水今年才满7岁,已经开始展露水上天分,头一次试玩儿桨板(Standup Paddle Board)就驾驭自如,水上如履平地。

  在加拿大渥太华的水哥逐渐成长为独木舟和皮划艇白水漂流领头人的同时,中国的白水运动在沉寂了二十年后再次萌芽。水哥开始在北美帮助国内朋友寻找二手装备,曾经搜集了几条二手皮划艇,海运回国。有一次回国,他的行李箱里塞下了二十五把桨。

  因为帮国内朋友购买皮划艇,水哥和白水皮划艇销量最多的品牌公司Jackson Kayak(JK)有了接触,获得中国代理资格。JK之后,水哥又很快获得了几乎所有与皮划艇相关的大牌产品,包括配件和服装,以及加拿大两家桨类品牌的中国代理资格,开始源源不断地向国内的白水爱好者提供先进的北美专业白水装备。

长江源漂流终点曲麻莱通天河大桥。11位独木舟漂流长江源的勇士合影,水哥是右五。
长江源漂流终点曲麻莱通天河大桥。11位独木舟漂流长江源的勇士合影,水哥是右五。

  除了装备欠缺,国内的白水运动还面临着专业培训人员缺乏和漂流水域有待开发的挑战。“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水哥开始翻译教学资料,包括他所学的加拿大划船组织的教学大纲和JK的教学视频,以及后来引进的美国独木舟协会ACA(American Canoe Association)的教学体系。2011年在贵州赤水河,水哥利用自己回国的机会,培训国内的白水爱好者。2013年,水哥首次参加云南怒江白水节,用皮划艇漂流怒江大峡谷,和国内的白水爱好者们一起探索开发怒江白水漂流航线。随后每年都会跟国内朋友一起在那里聚会,切磋和交流白水技术。2014年,水哥邀请到了Jackson Kayak的老板Eric Jackson(EJ),还有他的儿子Dane和女婿Nick去怒江做培训。水哥充分利用自己在加拿大学到的宝贵漂流技术和经验,调动便利信息和人力资源,为祖国的白水漂流运动出力筹谋,开创出一片新天地。

长江源独木舟漂流的勇士们(二)。
长江源独木舟漂流的勇士们。

  此次2018年8月18日到23日的长江源漂流,所使用的独木舟和船桨都是从加拿大海运过去的北美最顶尖的白水装备。漂流勇士们如虎添翼,在激流中大显身手,畅快淋漓。脸上染着青藏高原的高原红,身上披着藏民奉献的雪白哈达,心中满怀着对故国的眷恋和身为华夏后人的自豪,水哥和漂流勇士们不负众望,胜利归来。

  对于水哥来说,漂流长江源是一个里程碑,更是一个崭新起点。